世界关帝庙揽胜

朱正明

我的家乡,在著名的三国古战场当阳长坂坡。长坂坡下,有一片古柏环绕的红墙黄瓦,是武圣关公的陵地。长坂坡西不远处,有一座山似巨船覆地,这是举世传闻的关公显圣的玉泉山。

儿时,在长坂坡下的小茶馆里,听说书老汉绘声绘色地讲述三国故事,关羽的形象,在我心目中越来越清晰。后来,我在当阳市政府任职,接待了许许多多的港台及海外关公文化朝拜团,许多感人的场面给我心灵深深的震颤。我想,关公,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忠义诚信”的偶像,成为联系海内外华人的精神纽带。

我立下了弘扬关公文化的宏愿。20多年来,我走遍祖国山山水水,远涉台港澳、东南亚、北美、欧洲、非洲等地,行程18万多公里,寻访关帝文化,并应邀赴旧金山、纽约、台北、日月潭、新加坡等地成功举办了关帝文化摄影展,在世界关公文化促进会等友好社团的热心帮助下,出版了多个版本的关帝文化摄影画册。

走的路越远,对中华民族的情越浓,对关帝文化的缘越深。我看到,在中国历史文化浩瀚的星云中,有两颗最为耀眼,这就是被后人尊为“文武二圣”的文圣孔夫子、武圣关公。  

遍布世界的关帝庙宇,是中华民族独特的传统文化积淀。一座关帝庙殿,就是那方水土的民俗民风的展示;一尊关公塑像,就是千万民众的道德偶像和精神寄托;一块青石古碑,就是一个感天动地的忠义故事。

目前,中国大陆现存的颇具特色的关公庙宇,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关羽家乡的祖庙。山西运城市解州镇常平村,是关羽的家乡,乡人依祖坟立庙,称“ 关王故里;从这里西行10公里,有解州关帝庙 ,因庙貌古朴宏丽,且占地二百余亩,被誉为“武庙之祖”。

依托关公古陵建成的庙殿。河南洛阳关林葬着关羽之首,湖北当阳关陵葬有关羽正身,两处庙殿,均仿效皇宫而建,珍贵文物举目皆是。

当年关羽征战处,大都建有关庙。河南省许昌春秋楼,相传是当年关羽保嫂“秉烛达旦”之处;许昌灞陵桥关帝庙,是关羽辞曹回马挑袍之地;荆州古城,是关羽镇守之所,城南关帝庙,相传是当年关羽府邸;荆州城外江津湖畔的春秋阁,相传是关公镇守荆州时,忙里偷闲,研读《春秋》之处;武昌伏虎山下有关公“卓刀泉”,此地以井台为中心建有关庙。  

关羽遇害以后,相传曾多次“显圣护民”,当地民众官府特建关庙以弘扬圣德。

湖北玉泉山麓,竖有“汉云长最先显圣处”石刻大碑,不远处的小关庙,相传是中国最早的关庙。世界屋脊的西藏日喀则喇嘛庙扎什伦布寺,也有一块“关帝显圣碑”,记述了清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关羽神灵助清军打退入侵西藏的廓尔喀军队一事。旧时,西藏日喀则、拉萨、定日等地都建有关帝庙,且融藏汉风格于一体,现只存拉萨关帝庙一处。“显圣”虽为民间传说,且不易证实,却表达了历代各族民众对关羽的崇敬之情。青藏高原东部的夏河县还深藏着一座拉卜愣关帝庙

中国边陲和重要关塞,为鼓舞戌边将士之民族精神,旧时也建有不少关帝庙。如北京长城居庸关关王庙,又如丝绸古道关帝庙。在长城尽头的嘉峪关,紧靠城门有一座关帝庙;再往西,有天山关帝庙;在中国版土最西边的新疆伊梨,也建有数处关帝庙;东南沿海的福建东山岛,明朝守岛将士就在那里建起了关圣殿;南疆云南省昆明滇池岸边的西山峭壁之巅,石窟内精工细刻一尊关公,与石窟连成一体,关老爷面朝东方,每天最早迎滇池朝日,沐万倾霞波,享南国各民族善男信女之谒拜,也是够潇洒的了。

其它国内比较著名的关帝庙还有:首都北京的关帝庙殿、河北承德皇家关帝庙、福建省东山关王庙、安徽省亳州市大关帝庙、山东省聊城山陕会馆、黑龙江省乌苏里江南岸的虎头关帝庙武汉磨山风景区新近重建的武圣庙、供奉关公的湖北省武当山深圳新安故城关帝庙,等等。

台港澳。崇奉关帝之风,与中国大陆一脉相承。目前,台湾有300多座大小关帝宫庙。台南武庙,是台湾“祀典武庙”,现为台湾一级古迹。新竹县普天宫新塑的关帝像,连台座有15丈高。台北行天宫宜兰礁溪协天庙台中圣寿宫、高雄文衡殿、日月潭文武庙、台湾花莲县圣天宫等,都是台湾关庙之佼佼者。每逢关帝圣诞,各处抬神轿、演社戏、上阵头,热闹非凡,其香火之盛,与日俱增。香港太平山腰,有一处香火特别旺盛的文武庙。澳门市政广场一侧,也有一处小小的关帝古庙

海外。华人聚居的地方,都能寻觅到关公文化的踪迹。目前,美国纽约旧金山日本神户、横滨、长崎、函馆等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缅甸、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等国,都建有富丽堂皇的关帝庙。

关帝庙宇为何遍及四海?我们且引用一段美国芝加哥大学人类学系博士焦大卫先生的话:“我尊敬你们的这一位大神,他应该得到所有人的尊敬。他的仁义智勇直到现在仍有意义。仁就是爱心,义就是信誉,智就是文化,勇就是不怕困难。上帝的子民如果都像你们的关公一样,我们的世界就会变得更加美好。”  

  声明:本文版权为朱正明先生所有,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许可,不得擅自复制和转载。


回上页